企业文化
航天三大精神
企业文化体系
文化动态
人物风采
员工之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 正文
大国工匠迭代起 群星闪耀在航天
来源:中国航天报     日期:2017/04/21    字体:【】【】【

从3月下旬开始,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7416厂国家高级技师、航天特级技师徐立平就成了全国最热门的名字之一。

上一次他走入公众视野,是2016年初当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这一次,他被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他的精神被凝练为9个字“以国为重的大国工匠”。

这9个字也是对全体航天技能人才的概括。近几年,一大批航天大国工匠通过媒体为大众熟知,徐立平、高凤林、曹玉玺、王曙群……他们的人生故事里蕴含了爱国敬业、精益求精、追求卓越、淡泊名利等种种精神品质。

在工匠精神越来越被推崇的当下,一个问题浮现出来:为何大国工匠在航天企业里群星闪耀?

行走在美与险之间

在高精尖的航天领域,“工匠”并非一个与粗笨、简单、体力活联系在一起的词,它代表着高技术含量、高质量追求和高成就感。这是一个自带光芒的存在。

2004年9月30日晚上9点,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529厂电子装联中心技师郝春雨接到电话,让她连夜赶往发射场执行紧急任务。她长途奔波9小时后,赶到发射场。

原来,科研人员在对即将发射的卫星进行事故预想时,发现了一处隐患。如果将设备拆下进行返修再重新做试验,最少也要耽搁7天,而发射窗口近在眼前。型号“两总”叶培建院士决定采用一种最省时间的解决方案,但这一方案对操作人员的能力要求极高。谁能当此重任?很多人向叶培建推荐了一个人:郝春雨。

需要维修的设备在离地2米多高的星体上。操作人员要在一个没有任何防护栏,没有任何支撑的高台上悬空焊接,而且舱板最大只能打开约40度的小缝,操作空间十分狭小。当时已经进入整星测试阶段,各种星上设备已经安装完毕,稍微发生触碰,哪怕是焊接时产生的一丁点儿火星落入星体内部,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

看到这种情况,车间领导不无担心地嘱咐道:“小郝,不能操作的话千万要直说,别硬来。”郝春雨回答:“放心吧,领导。”跟技术人员商定后,她从容地走上高台。

此时,卫星周围围满了观众,甚至二楼的窗户都挤满了人,但偌大的大厅里竟然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巨大的压力让围观的人手心直冒汗,郝春雨却好像丝毫不受影响。她像往常一样把干活的要点想一遍,然后深吸一口气,轻轻拉出电缆插头,开始焊接。一个点、两个点、三个点……慢慢地,她进入忘我的状态,焊接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几十分钟后,焊接结束。经过检测,焊接质量毫无瑕疵。直到这时,第一次看郝春雨干活的叶培建才放下了担忧,啧啧赞叹:“看郝春雨干活,是美的享受。”

在西安,已是航天科技集团四院7416厂发动机固体燃料药面整形组一把好手的杜鹏还记得,17年前刚到秦岭深山的厂房上班,他就听说整形组有个徐立平是“一把刀”。

“形状异常复杂的发动机药面,徐师傅拿刀削削铲铲,很快一个符合设计要求的带圆弧锥面就出来了。”杜鹏至今都非常佩服,“很漂亮。”

0.5毫米是固体发动机药面精度允许的最大误差,而徐立平整形的精度不超过0.2毫米,相当于2张A4纸的厚度。为了达到这个精度,他年轻时练秃了30多把刀,才逐渐找到感觉。

同样令人叹为观止的绝活儿,出现在航天各个单位的厂房里。航天产品各个零部件精度要求极高,误差常常以微米计,需要技能工人用焊枪、用刀片、用手去触摸、去感觉。每一个小小的零件、接口、焊缝,都依赖于一位技能大师花费多年光阴打磨的手艺。

火箭、卫星、探测器……越来越庞大、精致的航天型号产品,最终都是通过技能工人的双手制造和组装成型。技能工人的水平决定了航天产品的质量,继而影响航天任务的成败。

“火箭从我们的手里出去,一点点失误都会让整个系统奔溃,”航天科技集团一院211厂23车间有色装焊组组长朱艳杰说,“我们一定要始终怀有敬畏之心。”

万千制度助推成才

据航天科技集团人力资源部统计,目前集团公司共有技能人员近6.6万人,占总职工数的40%。其中国家高级技师1200余人,航天特级技师185人,12人先后获中国技能人才最高奖——中华技能大奖,位居央企前列。

航天高技能人才在航天企业享受着令人称羡的待遇和地位。

六院焊接大师曹玉玺回忆起在秦岭深山度过的青春岁月,特别自豪。那时,工人的地位很高,厂里谁的活儿干不好,连对象都不好找。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曹玉玺一门心思练技能,几十年来乐此不疲。看到如今社会上一些单位不重视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年轻人不愿当工人,他觉得很痛心。

优秀技能工人还能获得出国学习机会。集团公司每年都组织优秀技能工人赴俄罗斯、乌克兰、德国、英国等国家学习,有些学员甚至常驻一年,与外国科研机构联合开展技术研究。

朱艳杰10多年前去过德国培训,印象颇深,“人家用的先进方法,我们一看就明白了,启发很大。”下个月,他将随集团公司组织的优秀班组长队伍去日本考察,主要围绕“精益生产”。10天的行程十分紧凑,只有一天休息。

高技能人才是航天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企业采取打造成长环境、感召爱国精神和航天精神、认知和趋同发展文化、搭建交流和展示技能的平台、实施技能培训、依托重大工程实践锻炼、鼓励参与高端前沿课题和关键重大技术攻关等方法,引领技能人才成长。

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人力资源部门近年来潜心开展各项课题研究,针对技能人才实施了多元评价、通道延展、劳动竞赛等举措,铺平技能人才成长之路。以多元评价为例,通过理论、工作业绩、综合素质、潜能开发4个维度对技能人才进行评价与考核,促使技能人才全面发展,“不仅低头干活,也要抬头看路”。

211厂拥有多达81名高级、特级技师,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老牌军工制造重镇,不断探索着新的技能人才培养方式。该厂进行校企定制培养,与职业学校合作,批量化培育技能人员;广泛开展车间、厂级竞赛,积极参加各级国际国内技能竞赛,以赛促培。近年来,该厂更是以世界技能大赛和国内技能大赛等标准为标杆,选派优秀技能人才到重点院校、知名企业、世赛培训基地学习进修。

211厂人力资源处处长张亚楠表示,该厂在扩宽技能人才成长通道的同时,还努力提升他们的价值感和幸福感。“他们通过重大航天任务锻炼了能力,价值感得到提升。”张亚楠说,“我们也完善激励机制,让薪酬向一线重要技能岗位和技能带头人倾斜,对成绩突出的高技能人才,实行政治待遇、荣誉奖励、举荐专家、培训学习、等级提升‘五优先’。”

“十二五”以来,八院积极开展航天高技能人才实训基地建设,搭建“一个中心、九个分中心”“一个平台、三个领域”的实训体系,基本实现了通用工种和航天产品制造关键重要工种的技能实训全覆盖,大力推动了技能队伍建设和生产制造能力的提升。

近年来,八院创新技能竞赛模式,2016年承担上海市世界技能大赛国家选拔赛和全国数控大赛的集训工作,成绩显著。通过竞赛和组织工作,八院奠定了航天数控专业在上海市的领先地位,将争取成为世界技能大赛集训基地,促进该院技能人才培养再上台阶。

精神魅力代代传承

对于职业的敬畏和热爱,是航天高技能人才身上共有的特质。谈及这份感情从何而来,他们大都归功于师傅和前辈。

朱艳杰参加工作3年后,从民品自动焊的岗位上被选中,调去从事军品手工焊。他被送进211厂第一届高级焊培训班,脱产8个月专心学习。他的同学中有高凤林这般已经很有名气的“大牛”,而他充其量算是个中级工,“只懂皮毛”。

高凤林对技术的痴迷让朱艳杰深受“震撼”。“已经是让人仰视的高手了,对技术还那么执著,有任何不懂的,一定找老师问个清楚。”他感受到技能高手身上的“人格魅力”。

在苦练技术的氛围影响下,朱艳杰白天认真上课,下课了就回车间,从废料堆里找材料,再练几个小时。据他回忆,那时人普遍勤奋,晚上有不少年轻人跟他一样在默默练习。

培训班结束后,朱艳杰正式跟师傅学艺。他的师傅是个不苟言笑、脾气有点急躁的老技师,对他倾注很大心血。师傅言传身教,连清洗铝合金这样的事都亲自盯着,一片一片仔细检查。有时候装配组长送来产品,师傅一量,产品间隙超过了标准范围,立刻打回去,“不符合标准,就不给你焊!”

多年以后,师傅传授的技艺很多已经被淘汰了,但师傅的严谨和执拗,却影响他至今。“我取得的这些成绩,都是授业老恩师带出来的。”

在航天,“师带徒”几乎与航天事业有着相同的历史长度。早先,徒弟3年出师,师徒如父子,朝夕相处,传授技艺的同时也传承下了对职业的敬畏。“焊接是讲究脸面的,合格率没有别人高,你就应该感到惭愧。”师傅的话一直回响在朱艳杰耳边。

后来,朱艳杰也把合格率当作激励徒弟的方法。徒弟刚上手,他让徒弟把干的活做上记号,检验后一看,合格了,徒弟特别开心。有时候,徒弟心思有点散了,他又用合格率来敲打,激励徒弟努力挣回脸面。

五院529厂焊接成形制造中心电焊工、高级技师张铁民的徒弟小郑特别强调说:“我口中的‘师父’,是父亲的‘父’。”

年轻人,没问题

新一代航天技能人才都是“90后”了,“80后”已经成了骨干和中坚力量。年轻的技能工人对新知识、新理念更敏锐,“但投入感和吃苦的精神差一点”,朱艳杰说。

培养方式也不一样了。“以前型号任务少,可以一个师傅3年只带一个徒弟,现在新形势下必须要快。”张亚楠说,211厂以企业为本,构建“分层级、分阶段”培训管理体系,利用内外部资源形成了快速培养模式。

新型的“师带徒”模式在其他企业也建立起来。在529厂王连友技能大师创新工作室“N+1+M”培养模式下,N代表多位高技能人才师傅,1代表一名接受培训的徒弟,M代表徒弟要学习的多种操作技能。徒弟能够博采众长,成为多能工。

郝春雨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则采取“四级育徒法”,将技能人才培育分为四个阶段:大师带徒的“团队育苗”期,各自分配师傅后的“成长”期,独立操作的“成熟”期以及能够独立参赛、独当一面的“成才”期。

时代变了,但有些东西没变。朱艳杰用产品合格率激励年轻人时,发现他们依然会为自己产品一次性合格欣喜若狂,就像从前的自己。“就算他们平时表现得不在意,心里其实也是在意的。”

在意的,是名声。朱艳杰发现,凡是出色的技能人才,无一例外都非常重视名声,活干差了,抬不起头。

“一个人成长成才,外因和内因都起作用,”张亚楠说,“可能内因更重要。”

航天事业的快速发展,为激发技能人员追求卓越的性格提供了机会。事业孕育精神,精神成就事业,航天事业为大国工匠培育了丰厚的土壤,使他们有了奉献自我的机会和成就自我的舞台。

曾有很多企业试图高薪聘请高凤林,甚至开出几倍工资加两套北京住房的诱人条件。但高凤林说,每次看到自己生产的发动机助推火箭把卫星打到太空,“那种成功以后的自豪感,你说金钱能买到吗?”

直到现在,忙起来的时候,朱艳杰依然好几天住在厂里,3天只睡几个钟头。一生牺牲了太多自己的时间,他并不觉得遗憾。“工作不能懈怠,尽量兼顾工作与家庭,如果不能兼顾,”他毫不犹豫,“家庭要做些让步。”

年轻一代可能不会像他这样不计代价地奉献了,还能扛得起未来的航天重任吗?“只要一代一代把精神和本事传承好,年轻一代也没问题。”他说。(倪伟)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京ICP备13027524号 |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20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