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
集团要闻
基层新闻
产经信息
通知公告
媒体聚焦
期刊杂志
在线访谈
图片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集团  >>  媒体聚焦 >> 正文
央视网:叶培建:国家对航天要有统筹规划
来源:央视网     日期:2017/03/10    字体:【】【】【

两会面对面,我们今天要面对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嫦娥系列各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叶培建。今年的两会,72岁的叶培建,带来了两个提案,一个跟航天有关,一个跟航天无关。这个和航天有关的提案,就是建议国家对航天事业要有统筹的规划。

记者:您给我们比较一下,如果说有个统筹的规划,把它从顶层设计早早确定下来,和一事一议会有什么样的差异?

叶培建:差别很大,比方说我当年做嫦娥一号总师的时候,嫦娥一号打完我就开始设置我的队伍怎么分,哪些人去做嫦娥二号,哪些人去做嫦娥三号,当时就设计了有人搞火星,但是后来由于火星没有搞,结果这些同事当时的处境就非常尴尬。他们干别的去了。

叶培建:我们花大量的精力去说服为什么干这个,为什么这么干,那么干,我认为多余了。

记者:那我们现在差在哪?

叶培建:差在专家说话不算数,机关说的算数,一百个专家论证的东西不如财政部一个处长说话算数。

记者:那这个问题怎么去解决,就是靠高层的顶层设计?

叶培建:就是建立一个国家的体制,一旦论证好,国家批准了,各个机关就是执行,不要再问为什么,一个处长就能给我们问倒,讲不清楚。

两会面对面|叶培建:国家对航天要有统筹规划

记者:科学家能被一个处长问倒?

叶培建:老是问去月球干什么,GDP占多少,我有一次给刘延东副总理在中南海做汇报,我说以后是不是不要问我们这些问题了,比如钓鱼岛和南海,我们的祖先都在那生活过,但没驻扎下来,从明朝开始我们丧失了我们的海洋权利。宇宙就是个海洋,月亮就是钓鱼岛,火星就是黄岩岛,我们现在能去我们不去,后人要怪我们。别人去了,别人占下来了,你再想去都去不了。这一条理由就够了。

记者:假如科学家有十分精力的话,如果说涉及到一事一议这么做的话有多少工夫精力要花在自己应该干的身上,又有多少精力花在了去说服一个不可能去说服的对象上?

叶培建:以火星为例,从打完嫦娥一号,孙家栋老爷子高瞻远瞩,他就问我,他说嫦娥一号留备份干什么。当时我们就想飞火星的,2007年就想。因此如果说我们有比较好的一个规划,我们国家应该在2010年,最迟2013年就能奔向火星。

记者:这个火星的时间窗口是很苛刻的。

叶培建:26个月一次,但由于对这个汇报不同意,对那个汇报不同意,拖拖拖,拖到现在。前天,我们开了今年的火星工作会,在会上我们还说到,我们丢失了2013年的窗口,我们失去了2015年的窗口,我们也不可能在2018年,我们绝不能够再失去2020年的这个窗口。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京ICP备13027524号 |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20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