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航天文化   →   航天科普   →   载人航天 →  正文
太空行走会遇到哪些困难?
    日期:2011年12月07日    字体:【】【】【
  太空行走时航天员要遭遇失重、真空、高低温变化和宇宙辐射的考验。这些困难从1965年列昂诺夫开始人类首次太空行走以来,就与航天员相随相伴。

  1965年3月18日本该是苏联宇航员列昂诺夫心情舒畅的一天。他即将作为第一个进行太空行走的人而载入史册,这也会为苏联对美国的太空竞赛成绩簿上再添一分。当气闸舱的空气被排净,他打开舱门,第一次通过头盔面罩而不是飞船舷窗看到灿烂的太空。尽管之前指令长别列亚耶夫已经尽力帮他控制过于激动的情绪,但他还是能够清楚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他回忆道:“我屏住呼吸,看着布满星星的漆黑太空发生急剧变化……地球就像铺开的天鹅绒地毯……星星比地面上看到的多得多,更加明亮,毫不闪烁。”但苦于手边缺乏可利用的操纵装置,列昂诺夫在做了一个小动作后,就像花样滑冰者一样自转起来,这导致他的身体被“脐带”(从宇航服腹部伸出的与飞船相连的供氧软管)缠住。

  更让他窘迫的还在后面。当他准备返回飞船时,却发现宇航服膨胀得像个气球,挤不进过渡舱门了。想到自己可能永远飘在太空,列昂诺夫不禁冷汗横流,心律一下达到每分钟190次。最后,他把宇航服的压力降低到危险极限才勉强钻回飞船,因为是头先伸进去的,他费了很大劲才转过身来锁闭舱门。从发现宇航服膨胀到关闭舱门前后不过210秒钟,列昂诺夫的体重却一下减少了几公斤,每只靴子里都积聚了3升汗水。

  自由漂浮对体力造成的消耗是另一个困难。美国第一位太空行走者爱德华·怀特在太空中时间很短,对宇航服内气压过高,给宇航员弯曲肢体带来阻力的困难尚无体会。当美国贸然把第二次太空行走的时间延长至3小时后,问题出现了。体格健壮的宇航员尤金·塞尔南吃尽了苦头。经过了两个小时与漂浮的抗争,塞尔南的体力消耗达到极限。他的心律达到每分钟180次,汗液蒸发凝结的水珠覆盖了头盔面罩。美国人也低估了太空行走的难度。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经验的积累,现在的太空行走已不再像四十年前那么危险,但其激动人心的程度仍不减当年——部分是由于其潜在的风险。虽然在200余次的太空行走史上从未出现人身伤亡事故。但辐射、微流星和瞬息万变的太空环境让宇航员不敢掉以轻心。2007年8月,由于发现宇航服手套上出现了一个被细微尘埃撞出的小洞,“奋进”号航天飞机的机组成员被迫提前结束太空行走。两个月后,美国宇航员帕拉辛斯基在修补国际空间站上损毁的太阳能电池板时,服装和工具都预先做过绝缘处理,以免被电击。出于未雨绸缪的目的,“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曾执行过名为“死亡人实验”的太空行走任务。两名宇航员轮流“装死”,由同伴将“遗体”拖回航天飞机。这其实是一项太空紧急救生操作。(赵洋)

  来源:蝌蚪五线谱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