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一线新闻 →  正文
航天保险前路漫漫
来源:中国航天报     日期:2013年03月13日    字体:【】【】【
  ——中国航天保险现状分析

  美国东部时间3月1日上午,无人驾驶的龙号商业飞船搭乘猎鹰9火箭在前往国际空间站的途中,氧化槽部位出现问题,导致飞船与国际空间站的对接推迟了1天多。

  和这次遇挫相比,去年10月上旬,与龙飞船同行的“乘客”就没那么幸运了。那是美国轨道通信公司旗下的一颗代号为OG2的试验通信卫星与龙飞船一同升空后未能进入预定轨道,最终在地球大气层中完全烧毁。

  事后,由于保险金额达1000万美元,理赔后该公司的绝大部分损失被冲抵。显然,航天作为一项高风险、高价值的事业,越来越离不开为其买单的航天保险。

  政府“买单”的隐情

  业内人士都知道航天保险有三“最”:风险最高、费率最高、科技含量最高。险种包括发射前的保险、发射保险、卫星在轨寿命保险、发射场设施保险和第三方责任保险等。

  依据国际惯例,商业性质的航天发射普遍有保险介入。一般由政府主导的军事和科研性质的非商业发射则不会投保。“和其他国家一样,我国航天保险的投保对象也多为气象卫星和通讯卫星。”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通信卫星部的总经理刘志宇向记者介绍,非商业发射基本都是政府运作项目,即使发生损失也不牵涉赔偿股东、银行、客户的问题。

  “随着市场经济程度越来越高,政府发射和商业发射的界限渐趋模糊。另一方面,保险使用的是社会资金,政府可以通过社会资金来减轻负担。”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泰公司)航天航空风险部总经理任复茂的这一观点虽然理想却未必可行。

  政府“买单”自然有其不得已而为之的原因。“首先,商业保险要求双方互尽告知义务,某些重大军事科研秘密怎么可能告诉保险公司?其次,一旦购买保险,就要受保险市场波动影响,且银行贷款能否落实也直接与保单相关,而国家项目的推进又不太好受商业保险制约。”一位保险学博士解释道。

  26年的快速蜕变

  年仅26岁的中国航天保险,经历了由竞争到垄断再到市场化运作的艰苦蜕变。

  1986年2月1日,长征三号火箭发射东方红二号卫星,航天人买到了第一份保险。自此直至1997年一直被视为中国航天保险的初创阶段。那时国内只有人保和太保两家保险公司承保卫星发射保险,承保能力较低,大部分保额在国外安排再保险。

  而1996年2月15日,长征三号乙火箭发射国际708卫星失利,给国外用户购买长征火箭发射保险带来很大困难。在有关部门的建议下,按照国务院有关领导指示,1997年8月中国航天保险联合体成立。此后,卫星发射保险成为政策性保险业务,客户必须向航天保险联合体购买卫星发射保险。这种政策性垄断的保险模式一直沿袭至2004年。

  垄断神话终究绕不过“市场规律”这门“大炮”。2004年5月13日,针对江泰公司关于风云二号C气象卫星发射保险问题的紧急请示,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批复:“同意在客户(投保人)自主选择的基础上,按照商业化运作原则,安排卫星发射的保险和再保险业务。”而这纸批文让中国航天保险正式进入市场化运作阶段。

  自此,国内航天保险市场进入“一个市场,两种做法”的时期,即可以选择向航天保险联合体投保,进行政策性运作;也可以选择由一家国内保险公司作为首席保险人,进行市场化运作。

  距离国际范儿有多远

  “相对于其他险种,国内航天保险市场是最具国际化的。”刘志宇坦言,目前我国航天保险的条款内容、承保范围、除外责任等方面都直接与国际航天保险市场“看齐”。

  作为航天大国,中国虽然已经形成了一个航天保险市场,并且在承保能力上可比肩欧美,但目前国内涉足该领域的企业专业水平尚不足,比如,国内保险公司在风险评估、核保报价能力等方面与国际航天保险市场就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我国保险公司虽然争得了市场,却失语于定价。人保是国内涉足航天险时间最早、业务最多的保险公司,其业务流程是让国内保险公司各自认购承保份额,然后将剩余部分统一安排到国际上进行再保险,并根据国外保险公司的报价加权平均,国内承保人按此统一价格进行承保。

  究其原因,刘志宇分析,一是航天发射数量少,缺乏足够多的数据来支撑定价;二是国内保险公司缺乏航天领域专家,也养不起专家,缺乏风险分析能力;三是国内保险公司大多只参与国内航天项目的承保,对国际航天项目了解不够、参与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国内保险公司与国际接轨的步伐。

  尽管如此,业内人士纷纷表示,中国航天保险业能力的提升可以预见。随着星箭技术的进步、发射数量的增加,我国航天保险市场也将由目前的“随波逐流”蜕变成“独领风骚”。

  渐入佳境的航天保险市场

  随着航天技术的不断发展及星箭发射数量的不断增加,航天保险模式也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由客户自主选择保险模式,能充分利用国际航天保险通行的规则,最大限度地发掘国内航天承保能力,形成“杠杆”,从而撬动国际保险市场。

  目前,长城公司正在安排的玻利维亚通信卫星和中星11号通信卫星就采用了一种新型的保险模式——组批保险。这种方式在我国航天保险中尚属首例。

  考虑到两颗卫星均是基于东方红四号通信卫星平台研制,且均将由长三乙增强型运载火箭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为取得更加有利的保险条款条件和合理优惠的费率,经过细致的前期工作,最终促成长城公司与中国卫通“搭伙”,组批进行玻星和中星11号通信卫星项目的发射保险安排。

  经过两家公司的共同努力,合作效果显著。目前,两个项目的国际保险市场承保份额及费率条件已基本锁定。“相对以往项目,保险费率降低了近5个百分点,大大缩小了我国东四平台通信卫星与欧美平台通信卫星在费率上的差距。”刘志宇介绍说。

  事实证明,伴随着中国航天高密度、高成功率的发射步伐,中国航天保险市场已经渐入佳境。在推进我国迈入航天强国的进程中,航天保险也领走了自己的那份“任务表”。(杨蕾)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767492
传真:010-6837229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信访邮箱:xinfang@spacechina.com
监事会邮箱:jianshihui@spacechina.com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官方微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新浪微博